清欢

手速渣渣渣。

后宫(三)

勿上升*3

各位六一快乐(✪▽✪)






         易烊千玺风尘仆仆的回来后先去洗了个澡,出来时看着王俊凯的身高直感叹。
  
  

  “过来咱俩比比。”
  

  
  易烊千玺比划了一下,发现小孩都到他下巴了,想到这小孩还会长,不禁酸溜溜的说了句恭喜。
  

  
  随即他兴致勃勃的道,“你生辰过完后没几天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军营会休沐,那天我带你出去玩。”
  

  
  王俊凯没感觉有什么高兴的,他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去盯易烊千玺,然而对方一无所察的在说话,“……我走这么长时间你看书没?”
  

  
  王俊凯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点头道,“读了。”
  

  
  易烊千玺意外王俊凯终于也开始学着和别人交流了,随口道,“哦 ? 那我考考你,背下骆宾王的《鹅》。”
  
  

  王俊凯鬼使神差的道,“河里有只鹅鹅鹅鹅鹅鹅……”
  
  
  
  
  
  
  
  空气突然安静。
  
  
  
  
  易烊千玺告诉自己要淡定。
  
  
  不能生气。
  
  
  微笑。
  
  
  很好,微笑。
  
  
  

  “王俊凯你看的什么书 ! 今天给我把这诗抄一百遍 ! 不抄完不准吃饭 !”
  
  
  ……微笑失败。
  
  
  
  正在被罚抄的王俊凯想到这事时依旧不明白自己脑袋怎么突然短路了。
  
  
  
  不过这样的易烊千玺,倒是第一次见。
  
  
  王俊凯莞尔。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就离开了王府,易烊千玺也去了个地方。
  
  
  已经初秋了的天早上并不暖和到哪去,易烊千玺只穿了件单衣出来,路上冷的他直搓手。
  
  
  呼出的气都成了白雾,寒露湿着草木,到地方时易烊千玺的发尾上也沾染上了些露水,湿漉漉的在滴着水。
  
  
  易烊千玺看着在悠悠河湖中停在岸边那艘木船,摇头失笑,“……就是有病。”
  
  
  
  
  说罢抬步踏进了船内。
  
  
  
  
  
  “哟,易公子您可回来了。”
  
  
  陆言玉歪在姑娘们的身上,看着一身白衣头发沾水的易烊千玺调笑道,“怎么,那位气消了?”
  
  
  易烊千玺对着他身旁的莺莺燕燕们笑了笑,随后附到他耳边说了某姑娘的名字。
  
  看着陆言玉的坐姿一下子端正起来,易烊千玺满意的坐回了桌子旁。
  
  
  他掂起颗葡萄,慢条斯理的剥着,“没,我自己跑回来的。”
  
  
  陆言玉悚然一惊,坐的更直溜了,“易烊千玺你不想混了 ? 那位没下旨让你回京你就……你知道被人发现了是什么后果吗!”
  
  
  “放心,知道的人都是我府里的,嘴严的很。”
  
  
  陆言玉松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走?”
  
  
  “过完中秋吧。”
  
  
  陆言玉眯了眯眼,“你对那小孩还真上心。”
  
  
  “有吗?”
  
  
  “怎么没有 ! 易烊千玺,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见你对哪个姑娘这么上心过 ! ”
  
  
  “肯定是夜里加急跑回来的吧。”
  
  
  易烊千玺笑笑。
  
  
  “不说这个了,最近有没有写什么新词啊易才子?”
  
  
  “还真有。”
  
  
  易烊千玺放下了葡萄,去船内舱取了笔墨。
  
  
  陆言玉待他写完后把纸拿了过去,“水袖翻飞了流年,乱红模糊了眉眼……行啊易烊千玺,说说吧,这次又是为谁写的?”
  
  
  易烊千玺笑道,“没谁,这次偶然遇到的一个姑娘。”
  
  
  陆言玉知道他这毛病,爱听故事,听完后如果兴致上来了再给人家写首词,曲子谱好后再送给人家。
  
  
  而有次易烊千玺写的词曲被戏坊偶然弹唱,京城大为惊艳,而他又不好直接露面,便用了个诨名“楠公子”。
  
  
  “啧,漂亮不?”
  
  
  “国色天香。”
  
  
  “你小子行啊,净是漂亮姑娘。”
  
  
  “羡慕吧?”
  
  
  陆言玉撇撇嘴,“不羡慕,你还说要给我写首词呢,别忘了啊。”
  
  
  “知道了。”
  
  
  
  
  
  
——————————————————————————————————————
  
  
  
  “走!”
  
  
  中秋节那天晚上,易烊千玺带着王俊凯去街道上玩。
  
  
  易烊千玺看着换上那身自己带回来的白布料做的衣服的王俊凯,真是越看越骄傲。
  
  
  瞧瞧,玉树临风公子如芝,还是我家的 !
  
  
  
  
  
  街道上熙熙攘攘,小孩子不断从他们身旁跑过,天上的烟花一炮接着一炮放,巨大爆炸声把街上的叫买声笑声都盖了过去。
  
  
  王俊凯躲过卖糖葫芦的老伯的热情,看着易烊千玺一边用手捂着耳朵一边笑着和一旁卖簪花的婆婆在说些什么。
  
  
  一瞬间王俊凯觉得这他妈就是人间绝色的最好描写了吧。
  
  
  
  “……王俊凯 ! ”易烊千玺大声的喊道。而正处在恍惚状态的王俊凯被他的吼叫震的呆了下,“怎么了?”
  
  
  “我说,你的小虎牙真好看!”
  
  
  
  
  王俊凯没出息的脸红了。
  
  
  
  
  “怎么不说话?”易烊千玺惊奇的看着王俊凯,“你……该不会是害羞了?”
  
  
  
  
  
  “……”
  
  
  
  王俊凯转身一言不发的走掉了,此时他不是很想理在后面笑成傻子的那个人。
  
  
  “哈哈哈哈哈……你等等我啊……哈哈哈哈……”
  
  
  走在前面还在脸红的王俊凯听着这笑声,嘴角忍不住勾起。
  
  
  
  其实你的小梨涡,它也很好看。
  
  
  
  
  
  
  
  
  “走了啊。”
  
  
  “嗯。”
  
  
  中秋过完一早,易烊千玺就踏上了返回的路程。
  
  
  
  “好好看书啊。”
  
  
  易烊千玺满含担忧的留下这句话。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逐渐远去的马车想到了昨天晚上他回来时收到的托人打听娘亲下落的信。
  
  
  嗯。
  
  不在了。
  
  
  王俊凯低着头想道。其实早有预感了,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不过既然娘亲都不在了,他想保护的人都不在了,他参军,还有什么意义?
  
  
  刚才王俊凯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他想保护易烊千玺。
  
  
  他知道那人贵为王爷,他如果过于平庸怕是没机会也没资格去护他。
  
  
  而就算有这个机会,如果他真是平庸至极,他自己都不会接受。
  
  
  所以加油啊王俊凯。
  
  
  
  
  
  
  
  
  
  
  “王爷,王公子他主动要求去了边塞。”
  
  
  易烊千玺默了默后点头表示知道了。
  
  
  
  
  
  “可公子这么做的话,除非立了大功,不然是很难再回来的啊。”
  
  
  “他既然想去就让他去吧。”
  
  
 
  
  
  
  
  
  
  
  
  两个月后。
  
  
  王俊凯喝了口酒,紧了紧身上裹着的衣服。
  
  
  以前他应该没这么畏寒的,应该是王府的生活把他活活养娇了。
  
  
  
  想到王府便想到了那人,王俊凯的嘴角弯了弯。
  
  
  喜欢他。
  
  
  嗯。
  
  
  两个月足够王俊凯理清他的感情成分了。
  
  
  
  他到边疆的这两个月来不要命的立功,大战小战都冲在最前面,很快便升了职。
  
  
  不够,还不够。
  
  
  王俊凯有些焦躁,自己的能力完全不够保护那人,他想要自己能够强到可以从边疆调回京城的地步,强到让那人不再担心什么太子。
  
  
  王俊凯想起那天他无意中听到的谈话。
  
  
  
  
  “王爷已经好久没回来了啊。”
  
  
  “没办法,谁叫皇上气没消呢。”
  
  
  “听说这次中秋节皇上原本是想让王爷回来的,只是被太子给拦下了。”
  
  
  “唉,咱们王爷啊,就是不想要那个位子,不然哪还轮得上他。”
  
  
  “就是就是。”
  
  
  王俊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之后也慢慢知道了一些事情。
  
  
  易烊千玺的母亲是被当今皇上于某次巡游江南时偶然看见后强抢入宫的。
  
  
  
  大概一年后,易烊千玺母亲生下一对双胞胎,两个都是男孩,大的那个就是易烊千玺,小的那个好像叫楠楠。
  
  
  
  当时的皇后嫉妒不已,设计陷害了易烊千玺母亲,使得皇上信了这双胞胎不是他的亲生孩子,大怒之下令他们母子三人滚出皇宫。
  
  
  
  刚生产完的女人与两个刚刚出生只会哭的孩子,谁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在他们十岁那年,易烊千玺和他弟弟目睹了那场对于他们来说堪称一辈子的噩梦的事。
  

  
  他们母亲在他们面前被几俩载重物的马车活活轧死。
  
  
  他们发疯似的冲上去却看见的只是一摊肉酱。
  
  
  骨头都被碾碎了。
  
  
  
  后来听说是皇上知道真相后悔了,动了接他们回来的念头被皇后知道了。
  
  
  
  但皇上那时因为某件事正需要皇后娘家的支持,知道了这件事后也没管,也熄了接他们回来的念头。
  
  
  
  再后来皇上不需要皇后支持了,便将他们偷偷又接了回来。
  
  
  
  皇后依旧嫉恨,派人去杀易烊千玺。
  
  
  而易烊千玺被那个弟弟死死护住,所以最后死的不是易烊千玺,而是那个弟弟。
  
  
  
  
  
  
  而那人在经历了这么多后还能这么温柔,笑容满满。
  
  
  感谢上天。
  
  
  
  王俊凯遥遥一拜。
  
  
  
  

  临近年关时皇帝下定决心把易烊千玺召了回来,在皇宫里又是大吵一场,不欢而散。
  
  
  
  年三十晚,京城鞭炮声就没停过,天上的烟花炸开的是一朵又一朵,烟火人气欢声笑语充斥在京城里每处。
  
  
  连京城最大的酒楼“醉红尘”里今日的生意都冷清了不少,独二楼某间房里还坐着两人。
  
  
  
  陆言玉推开窗户,看着张灯结彩的京城感叹道:“大楚已经几百年没过战乱了啊。”
  
  
  
  易烊千玺浅饮了口酒,瞥了他一眼:“怎么?你还盼着它来?”
  
  
  
  陆言玉哈哈大笑:“谁盼那种东西?倒是你家那位小将军,今年过年没回来?”
  
  
  
  易烊千玺把空酒杯扔到桌子上:“是啊。”
  
  
  
  
  陆言玉笑他现在像个孤寡老人,被易烊千玺毫不犹豫怼了回去 。
  
  
  
  
  “话说,千玺你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考虑过找哪个姑娘没?”
  
  
  
  易烊千玺矜持的摆摆手:“我早着呢,倒是你爹没催你?”
  
 
  
  陆言玉笑了笑:“老头子催也没用,我等我家姑娘回来。”
  
  
  
  易烊千玺知道他这位兄弟和那个念姑娘的事,也没多言。
  
  
  
  
  他望向远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小凯,要平安回来啊。
  
  
  
  
  
  
  
  
  
  
  
  
  
  
  
  
  
  
  
  
  “统领,胡人那群兔崽子带兵来犯!”
  
  
  
  王俊凯听完消息一点没愣的推开来人,快速的系好披甲,厉声道,“号手去吹号,命全城警戒。一营的兄弟们跟我走,二营三营去埋伏,其他人入城保护 ! ”
  
  
  
  
  一队队人马急行而上,兵甲熠熠生辉,王俊凯看着那黑压压的敌军咬了咬牙。
  
  
  这几个月内胡人进攻的次数较之他小时候大大提高,一开始王俊凯并没想太多,只是以为寒冬腊月胡人想多抢点好过冬,每次他都是打回去后便没再追赶,也没细想过。
  
  
  只是看今天胡人这架势,怕不是抢东西这么简单了。
  
  
  
  这大楚的天,怕是要变啊。
  
  
  
  王俊凯眯了眯眼,挥手喝令道,
  
  
  
  “冲 !”
  
  
  
  凄厉的号声在上空久久的悲鸣着,像是预示。
  
  边塞常年苦寒荒凉,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今日竟有了热气。
  
  
  那种暗红的热气腾腾几乎灼伤了人眼。
  
  
  
  
  
  
  
  在三天两夜的苦拼后,敌军终于退军。
  
  
  而王俊凯是被人抬回来的。
  
  
  据孟大夫后来描述,王俊凯从肩胛骨到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砍了,皮肉翻滚,满目狰狞。
  
  孟大夫拼了毕生所学才把王俊凯的小命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
  
  
  此事传回京城,引起轩然大波,据闻皇帝当时震怒。
  
  冷静下来后宣布厚葬已逝士兵,重赏此次仗后还活下来的卒兵。
  
  
  而王俊凯也因此一战成名,皇帝亲手提官并被调回京城。
  
  
  
  
  不过一战成名的王将军现在还在昏迷中,并不知道他日夜心心念念的那人听说这个消息后直接赶来了。
  
  
  
  易烊千玺看着脸上苍白的王俊凯叹了口气,转头问了一旁的孟大夫,“他……”
  
  
  孟轻平截道,“王爷,将军应该就是这几天醒了,您再问也没用。”
  
  
  说罢撇了下嘴,“他命硬着呢,多少回了都没死,哪会那么容易挂。”
  
  
  然后也不管易王爷了,一掀帐子就走了出去 。
  
  
  而孟轻平没走多远就看见了地上那整整齐齐的摞着的一片酒坛,问清楚是百姓们送过来的后哭笑不得,警戒期间喝酒 ? 闹笑话吗的这不是。
  
  
  “你们谁都别碰这酒啊,发现有偷喝的军法处置 ! ”
  
  
  人群下一片嘘声,有小兵壮着胆子道:“大夫,您这不是想活活馋死我们吗!”
  
  
  孟轻平笑骂道:“等胡人全打回老家去,到时候咱们放开了肚皮喝。端王给兄弟们咱管满,是不是啊王爷?”
  
  
  说到最后一句孟轻平肆无忌惮的喊了起来。
  
  
  帐里的易烊千玺无奈的回了句:“是,王府别的没有,酒给弟兄们管够!”
  
  
  
  
  外面一片哄然大笑。
  
  
  “咳咳……”
  
  
  躺在床上的王俊凯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易烊千玺顾不上外面,急忙弯腰查看王俊凯的情况。
  
  
  然后易烊千玺就看到王俊凯那本来已经慢慢睁开的眼睛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又突然闭上了。
  
  
  易烊千玺:“……”
  
  
  
  正在他自我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宠这小孩的时候手突然被人紧紧抓住了,易烊千玺抬眼看了一下那手的主人。
  
  
  “醒了?”
  
  
  王俊凯眨了眨眼,大伤再加上刚醒的缘故嗓音不甚清楚,“……千玺?”
  
  
  
  
  易烊千玺闻言挑了挑眉,“你这样叫我?”
  
  
  
  
  
  “千玺,千玺,千玺……”
  
  
  王俊凯却好像突然来了兴致,不依不饶的一直叫着。
  
  易烊千玺被他这种叫法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于是当断则断利落的一把盖住了王俊凯的嘴:“您可闭嘴吧您,现在有力气说话了 ? 我去给你叫大夫,好好躺着别乱动啊。”









PS:歌词来自河图《南有鸢尾》

评论
热度(19)
©清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