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

手速渣渣渣。

后宫(二)

#勿上升

#灵感来自原·味歌曲《后宫》

      王俊凯在书房里随意挑了本诗集,坐在椅子上开始抄。

  

  

  期间侍女过来询问他是否要用晚膳他都给拒绝了,认认真真的誊抄着古诗。

  

  

  抄到“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一句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王俊凯模糊听到了“王爷”的字眼。

  

  

  “他回来了?”

  

  

  王俊凯下意识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却又坐了下来。

  

  

  算了……自己也帮不他什么忙,再说这也不是他家,还是别乱跑了。

  

  

  王俊凯自嘲的想着,万一人家烦了再把他扔出去,自己可就……

  

  

  只是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抄了。

  

  

  

  

  

  虎公公跟着易烊千玺进了府,看着易烊千玺身上大片大片的墨痕心疼道,“皇上下手可真狠……”

  

  

  接着瞥了易烊千玺一眼,苦口婆心道,“王爷您也是,皇上让您上朝参政您就去呗。您要是实在不想去,您就委婉点跟皇上讲嘛。何必说那样的话惹皇上生气?”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道,“我父皇那人我了解,一而再再而三的委婉是没办法拒绝他的。我不如直接点把话说明了,再说我是真不想上朝。”

  

  

  易烊千玺迈步进了卧房,“行了我知道了。我去换衣服了。”

  

  

  

  

  

  “你看看,这是今年状元的文章。”

  

  

  尚书房内,坐在书桌后的皇上递给易烊千玺一张纸。

  

  

  易烊千玺接过来看了看,先是嗤了声下这次的作文题目。

  

  

     为什么想来做官?

  

  

  钱财利呗……

  

  

  易烊千玺也没有缺心眼到把这话说出来,又看了下这位状元兄的开头。

  

  

  “……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易烊千玺被这开头震了下,随即敬畏的把文章放了回去。

  

  

  皇上见他看好了,立刻问道,“怎么样?”

  

  

  易烊千玺组织了下语言,“奇才。”

  

  

  皇上松了口气,笑道,“这人给你用怎么样?”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直截了当开口,“我不要。”

  

  

  皇上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却还是缓着口气道,“怎么?不是挺满意的吗?”

  

  

  “父皇,”易烊千玺道,“我胸无点墨,也没那个意思,再说大楚已经有兄长为太子了,您这样做不合规矩。”

  

  

  易烊千玺看着皇上依旧沉默索性又添了把火,“您要是为当年楠楠那件事愧疚而想弥补的话,大可不必,我不稀罕。”

  

  

  “混账!”皇上被说中,恼羞成怒的摔了个墨砚,脸色不自然的对易烊千玺怒吼道,“你看看你自己,舞文弄墨花花草草,大楚自开国以来还没有过你这样王爷!”

  

  

  “是吗?”易烊千玺笑了一下,嘲讽道,“想不到我竟然是大楚第一个这样的王爷了,倍感荣幸。”

  

  

  “你明天就给我滚回你的封地去!”皇上气的不想看他,背过身平复了下呼吸,“至于议政,你自己好好想想!”

  

  

  “儿臣告退。”

  

  

  

——————————————————————————————————————

  

  王俊凯烦躁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迈步走了出去。

  

  

  “我就偷偷看看。”

  

  

    然而他的行动才开始就撞到了人。

  

  

  “哟,这是准备去哪?”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王俊凯默默的把脚缩了回去。

  

  

  易烊千玺把他拉了回来,“抄的怎么样,我看看。”

  

  

  “给。”

  王俊凯拿起自己抄的诗递了过去。

  

  

  “不错啊,”易烊千玺坐在椅子上,赞赏道,“字体挺好,就是略有浮躁。”

  

  说完也不看王俊凯的反应,拉着他走了出去, “听侍女说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

  

  

  王俊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等他,就胡乱点了个头。

  

  

  “这可不行。你不吃东西的话,个子就长不了了,就没办法入军了。”

  

  

  易烊千玺带着他去了厨房,把袖子挽了起来,“这么晚了就不麻烦别人了,我给你弄点吧。”

  

  王俊凯震惊了,虽然他是生活在偏远之地,可他也知道有钱人家不应该自己动手做饭的啊……

  

  

  不是还说什么“君子远庖厨”吗?

  

  

  易烊千玺利落的打了两个鸡蛋,正在搅拌时不经意看见了王俊凯那已经沉浸在震惊中的脸,忍俊不禁道,“怎么?觉得我堂堂端王不应该来做饭?”

  

  “唉,这也没办法啊。”

  

  

  易烊千玺笑道,“我小时候过的可惨了。没吃没喝还没衣服穿,更没人管我。我还得照顾别人,只能自己动手做饭了啊。”

  

  

  王俊凯认为易烊千玺又在逗他,也没说话。扭头蹬蹬蹬的跑去给他打下手。

  

  

  易烊千玺一惊。

  

  

  “哎哎,你别动!”

  

  

  “放那我来,你别管了。”

  

  

  “……行吧你去烧柴去。”

  

  

  

  

  “喏,我们吃吧。”

  

  

  易烊千玺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从厨房出来,顺手递给王俊凯一碗。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慢慢的吃着面。

  

  

  “王俊凯,”易烊千玺用筷子挑着那根面,斟酌着语言开口道,“我明天要走了。”

  

  

  王俊凯吃面的动作一下停住,抬头怔怔的看着他。

  

  

  易烊千玺把视线挪开,“我把我爹惹火了,必须得走。”

  

  

  王俊凯有些急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

  

  

  这个易烊千玺可真不知道,大概得等皇帝气消了吧。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眼眶红了,强忍着眼睛的酸涩开口,“所以……又不要我了?”

  

  

  “不是,”易烊千玺急了,解释道,“我明天让人送你去入军,你在那好好待着。休假时你就回王府,我一旦有时间一定回来,好不好?”

  

  

  易烊千玺看的出王俊凯的拘谨,小孩才十五,突然接触到以前从没有的东西,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再怎么装淡定自然也还是会有些不安全感。

  

  

  想到这,易烊千玺暗叹一声,放柔了语气道,“你就把王府当成你的家。府里的人也不多,都很好相处的……”

  

  

  易烊千玺剩下的话被突然撞到他怀里的王俊凯打断。

  

  

  他顿了顿,抬手抱了抱怀里的小孩。

  

  

  

  

  

  他太能理解王俊凯现在的感受了。

  

  

  他帮王俊凯不仅仅是因为王俊凯他和楠楠像,而是看到这样的人,他就忍不住拉一把。

  

  

  毕竟当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帮王俊凯就好像……帮了当年的自己。

  

  而王俊凯比他当时好点。当年的他啊,可没人救。

  

  

  

  

  

  “谢谢。”

  

  

  王俊凯带着浓重的鼻音道。

  

  

  

  啧……今天晚上的月亮,甚是美丽啊。

  

  

  

  

——————————————————————————————————————

  

  

  翌日,临行前的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细细交待道,“可要好好吃饭啊,再不长个参军人都不要你……”

  

  

  王俊凯一一点头,余光瞥见一旁的虎公公今天也安静的没插嘴,不禁暗自高兴。

  

  

  “我走了啊。”

 

  

  易烊千玺依依不舍的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对着愈来愈远的王俊凯招手喊道,“在军队里要听话啊,多吃饭,多看书练字,沉下心来练……”

  

  

  王俊凯低头忍不住笑了,这人还嫌弃虎公公唠叨呢。

  

  

  

  

  

  

  

  

  王俊凯这四个多月过的都很充实。

  

  

  训练的确是累人,每天晚上结束时他躺在床上时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但他很高兴。

  

  

  高兴其一就是娘亲的下落自己托军营里兄弟们去打听了,应该很快吧。

  

  

  其二就是自己的个子几乎是每天都在蹿,一天一个样。

  

  

  “大概再长几个月,就能和他差不多了吧。”

  

  

      王俊凯偷偷想着,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

  

  

   其三就是易烊千玺还不定时给他写信。

  

  

  他每次看完后都把信仔仔细细的展平放好,然后认真回信。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每次回信时王俊凯都在想。

  

  

  

  

  饱受思念之苦的少年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易烊千玺的感情,是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情分。

  

  

  

  

  

  

  

  易烊千玺这几个月每天在自己的江南封地都待的无所事事,江南这片有知府,他来这的作用大概和个吉祥物差不多。

  

  

  于是他每天除了逛花楼就没别的消遣了。

  

  

  某日他兴致缺缺去看楼里的姑娘在跳舞,突然想间起了件事。

  

  

  他偏头去问虎公公,“王俊凯的生辰,好像差不多到了?”

  

  

  虎公公懵了懵,“好像是吧……”

  

  

  易烊千玺想了想,去挑礼物了。

  

  

  

  “就上次那件云纹衣的布料,拿几匹来。”

  

  

  江南织布局里,易烊千玺吩咐道,想了想又不满意,“其他蓝色的布料也拿些过来。”

  

  

  易烊千玺挑挑拣拣半天,最后终于满意了。

  

  

  他大手一挥,让随从把他挑中的几十匹布料抱了起来。

  

  

  结账时看见老板竟然是个一举一动颇为温柔的姑娘,不禁调侃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姑娘可有十六?”

 

  

  老板被他逗的掩嘴直笑,“王爷说笑了,奴家可早就过了二八芳华的年纪了。”

  

  

  说罢看了看易烊千玺拿的布料,问道,“看王爷拿的这布料款式,是给弟弟买的?”

  

  

  弟弟?

  

  

  易烊千玺愣了愣,回过神来笑了笑,“不是。”

  

  

  “那想必也是对王爷很重要的人吧。”

  

  

  易烊千玺没说话。

     

  

  他对着老板笑了笑,转开了这个话题,“姑娘,多少钱?”

  

  

  

  

  

  是夜,易烊千玺一边指挥着人把东西运上马车,一边嘱咐道,“小心点运啊,争取在他生辰前到。”

  

  

  虎公公看着手忙脚乱的易烊千玺,忍不住问道,“王爷,您真不回去?”

  

  

  易烊千玺顿了顿,脑海里想起了老板娘的那句“那想必也是对王爷很重要的人”。

  

  

  随后他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嗯,我就不回去了。”

  

  

  马车走后,易烊千玺抬头看了看今天晚上的月亮。

  

  

  嗯,月色皎洁。

  

  

  

——————————————————————————————————————

  

  

  九月二十一日,王俊凯正好休沐。

  

  

  他压根没想起来今天是他生日,他今天的准备就是和往常一样去睡一上午,醒后草草吃个饭后去看书。

  

  

  所以当他看到易烊千玺的礼物时整个人都是懵掉的。

  

  

  “这是……什么?”

  

  

  仆从笑道,“这是王爷知道公子生辰将近,特意为公子备的礼物。”

  

  

  “王爷他,没回来吗?”

  

  

  王俊凯不在意礼物,看遍了全场也没看见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不禁问道。

  

  

  “呃……”

  

  

  王俊凯默了一下,随即对着仆人笑道,“也是,我多想了,谢谢。”

  

  

  仆人连连摇头,有些奇怪的想道,王公子这不是挺好的人吗,怎么王爷说公子不爱说话不近人情呢?

  

  

  但他的想法在看到王俊凯身后的那个身影后断了。

  

  

  他睁圆了双眼。

  

  

  王俊凯浑然未觉,依旧在向人道谢。

  

  

  他的眼睛忽然被一双手捂住,那人音色一如往昔的温柔,“猜猜我是谁?”

  

  

  

  他突然消了音。

  

  

  

  “易烊……千玺?”

  

  

  记忆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哎。

  

      那人应道。

 

评论(5)
热度(16)
©清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