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微

手速渣渣渣。

整理向

  徐外婆的老收音机里咿咿呀呀地唱着不知道什么东西,都是退隐光阴的昆山腔,当年曲高和寡不肯低就,纵然后来放下身段,凭着人们一改再改,也依然是无济于事,如今只能在老太太落满尘灰的收音机里一露真容。
  
  徐西临本来有点紧张,这会面对窦寻,忽然就放松了,因为发现剥去精美的包装,这个人成熟了很多的身体里,装的还是他们家以前那根无理取闹的棒槌,这根棒槌曾经漂洋过海,游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差点就湮灭在无边勾连的大陆与风浪重重的海洋之中。

窦寻觉得面前有一张巨大的陷阱,他看得见天罗地网,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被网中间的诱饵吸引,焦躁不安地原地转来转去,又想认命,又想挣扎。
   ...

神他喵父!慈!子!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关于步数



  大庆顶着自己那张愈发朝着脸盆进化的脸悠哉悠哉的点开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看着连续几日都稳居微信步数排行榜第一的“社会你马哥”,它疑惑的敲开了自己和骆一锅的对话框。
  
  
  “长庚的马这几天怎么了?要减肥?”
  
  
  骆一锅蹲在体重秤上,低头看了看秤上的数字,再想了想那马那八块腹肌般的身材,一时间悲愤交加。
 
  
  
  “关我毛事 ! ”
  
  
  大庆只好转移对象,点开了一张满头红毛毫无品味的头像。
  
  
  “你王爷的座骑这几天怎么回事?”
  
  
  对面抓狂道:“鬼知道 ! 一大早上起来就看见一万多步,额滴个亲娘唷吓死老子了...

[伞修伞]提问:有一个特别招人喜欢的对象是什么感觉?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短篇速打

提问:有一个特别招人喜欢的对象是什么感觉?

张小娴说:" 我没有很刻意地去想念你,因为我知道,遇到了就应该感恩,路过了就需要释怀。我只是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间,想起你。比如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 "

忧郁小猫猫的回答:

两个字:心累。

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一头扎进游戏里连吃饭都不记得更别提洗头刮胡子了的怎么他就那么招人喜欢!

论长相虽说比不上他家强大的基因天生好看,可拾捯拾捯想当年也是小姑娘排队送情书的存在怎么到现在没个人喜欢我?

叉腰生气。

咳...

白首



勿上升

  

  

  

  

  

  

  “王俊凯你能不能别胡闹了!”

  

  

  易烊千玺烦躁的看着对面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挥挥手示意助理出去。

  

  

  “我胡闹?”

  

  

  王俊凯猛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从口袋里甩出一叠照片,“易烊千玺你自己看看!”

  

  

  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巧妙,看上去全是易烊千玺与别人在接吻的画面。个别照片上没有接吻,也是易烊千玺笑着拥抱别人的情景。

  

  

  

  易烊千玺的目光一寸寸冷了下来,他没看照片,直视着王俊凯问:“你派人跟踪我?”

  

  

  王俊凯嗤笑一声:...

今天看《登泰山记》时觉得那句“苍山负雪,明烛天南”似曾相识,凭着记忆想了想。

……woc想起来时觉得甜甜实在是太棒了!!我永远爱甜甜!

偶然看见的一张图,记录着甜甜的换名过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皮皮实在是太哈哈哈哈哈(≧▽≦)(≧▽≦)(≧▽≦)(/≧▽≦/)(/≧▽≦/)(/≧▽≦/)

蘑菇炒鱿鱼(一)


<<<

  王俊凯今天很郁闷。
  
  
  在老爸老妈王源等人数十次苦口婆心而无用的教育后,他终于不负众望的因不良睡姿扭到了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底捞店内,王源看着他坐在他对面歪着头一动也不敢动的王俊凯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就你那睡姿,时至今日才扭到过一次也是很幸运了哈哈哈哈……”
  
  
  
  王俊凯目光幽幽的看着他,正准备开口时目光突然凝住了。
  
  
  
  王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完后才发现今天的王俊凯安静的有些过分了,居然一句话都没说。
  

  那就只有一种情况了。
  有颜、值、出、...

深锁(二)



       

        “你怎么回来了?”
  

  
  王源把孟轻平拉到某间房里,皱着眉看着他,“不是说还有一年才毕业?”
  
  
  孟轻平目光炽热的看着王源,“想你了。”
  
  
  王源坐在沙发上松了口气,“我以为谁呢,你想见我直接打电话过来……”
  
  
  王源剩下的话却尽数被人堵住了,孟轻平凑近了他狠狠的亲了上去,王源惊怒交加,一把推开了孟轻平。
  
  
  “你有病 ?”
  
  
  孟轻平舔了舔嘴...

整理向

    1.直到这时,沈巍终于看了他一眼,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的眼角自眼尾处慢慢地收成一线,修长,如同一笔浓墨写到了头时扫出来的那片氤氲,在透明的眼镜片后斜斜地看过来的模样,险些要勾到人心里。
  

  2.昏暗的楼道里,那眼神让人忽然间想起志怪小说中,女妖怦然心动后,付诸笔端纸上的书生画像——纵然那画中人本是明明如月、温润如玉,也总免不了沾染上了执笔者那一点特有的妖气。

    3.他看见沈巍并没有走,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原地,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心不在焉地用衣角擦着,方才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这会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那眼神极深极远,黑...

©默微 | Powered by LOFTER